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飞雪小说网 www.feixuexsw.com,茶狂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顺儿觉得双肩像被烧红的铁钳钳住似的,痛辣难忍。这男人根本就是个未开化的野人!敝不得凌飞媾那娇嫩的小娘子要跟他翻脸了,两个人真的太不配了!

    “你这次最好给我一字一句说清楚,胆敢隐瞒半句,老子非把你的脑袋扭下来当球踢!”

    他龇牙咧嘴的凶狠表情能让任何一个大汉吓破胆,更别说曹顺儿这个小女子了!

    两年前的那一天他生气离开后,足足三个多月没回家过,她从一开始的担心内疚转为生气失望,最后决定,就算他向她磕头求饶,她也不会再理他。

    但人算不如天算,她终究还是有个必须去找他、先向他低头的理由,她有身孕了!

    她不能让她的孩子没有爹,所以她决定忍下这口气,求他回家。

    某日,她乘着轿子可怜巴巴地去他的别业找他,守门的却不肯开门,说根本不认识哪个是夫人,她气得直发抖,但情势所逼,她好说歹说,守门的才答应替她通报,没多久,一位老先生打开了大门。

    “钱先生。”凌飞嫣认得这位髙个子的精瘦老人是池青瀚的账房先生,据说曾有恩尸他,又打得一手好算盘,是他唯一崇敬的长辈。

    她只在成亲后见过他一面,那时,池青瀚让她奉茶给这位钱先生,她就知道他在池青瀚的心中肯定有不小的影响力。

    然而钱先生只是冷漠地看了她一眼“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她强忍着难堪,眼眶微湿,下意识地轻抚着腹部。

    钱先生敏锐地察觉到她的动作,脸色稍微和缓,叹了口气“早知如此,当初又何必那样伤他?”

    “我——”凌飞媾咬着下唇,泪水再也止不住地掉了下来。

    “他这个时候应该已经谈完生意,接着会到城南花楼小憩片刻,你去那里找他吧!”说完,钱先生就回身进屋,关上大门。

    凌飞嫣喃喃道了谢,转身上轿子,往城南的花楼去。

    当初若早知道会这么不堪,她宁愿自己从来没去找过他,但她就是傻,就是倔,非要被伤得体无完肤,才知道自己的坚持有多么可笑

    半路上下起了雨,而且越下越大,她的小肮有些不适,不过她强忍着,小手紧握成拳,指尖深深陷进掌心。

    “到了,夫人!”轿夫赶过来为她打伞,却被她一把推开。

    不过短短几步路,她却从头湿到脚,她冷到牙齿都在打颤,正要伸手敲门,一辆华丽的马车劈开雨幕破水而来,马蹄激起的水花溅到她身上。

    她转身,黑白分明的眸子怔怔地瞅着那辆马车。

    随即大门被打开,两名龟奴忙不迭地打着油纸伞跑出来,凌飞嫣被推到一边,差一点就跌倒了,幸好轿夫适时扶了她一把,轿夫正打算开口斥责,她却对他摇了摇头。

    龟奴淋着雨却伸长手臂,将油纸伞斑举在马车门前,先走下来的是一个娇艳的女子,一身红纱软绡,柳腰处紧紧系着淡紫色腰带,拖曳到脚踝,更显得弱柳扶风。

    妇人瞄了她一眼,眸中染上敌意,接着立刻回身娇媚软言道:“让顺儿扶池爷下车吧”

    “嗯。”男人浑厚的嗓音从马车里传出。

    凌飞嫣的心骤然一紧,只觉得小肮传来的绞痛更加剧烈,胸口紧窒得连呼吸都有困难了。

    名唤顺儿的美艳女子小心地搀扶着池青瀚,男人庞大的身躯贴在女人的娇躯上,两道亲密相偎的身影,逼红了凌飞嫣的眼眶。

    男人闭着眸子,全身散出浓重的酒味。

    “瞧你,从来不醉酒的,今日是怎么了?”池爷可是千杯不醉的酒中豪杰,若不是伤心难过,哪会这么容易就喝醉,顺儿不舍地拿着绢子轻拭他额上的汗水“回去让我给你擦擦澡,好把这燥热散去。”

    “嗯。”他没有反对地低声应着,身子却更偎紧了她。

    就这么几句话,轰然打碎凌飞嫣内心力持的平静。她就是这么傻!人家都这么亲热了,她这个多余的人,应该识趣点,尽快离开才是!

    她转身就要走,却被顺儿叫住“咦?夫人?你怎么会在这?”顺儿的语气活像现在才看到她似的。

    凌飞嫣僵直地停下脚步,冷道:“过路,避一下雨。”说完,便准备举步离...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