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飞雪小说网 www.feixuexsw.com,誓不为妾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过了新的一年,樊府里里外外喜气洋洋,人事物皆无变化,唯一令人不解的是,樊允熙莫名地黏着他的爹。

    不管樊柏元去到哪走到哪,他都跟着,甚至主动牵着他的手。

    这是好事。

    但是樊柏元的脸却是冷到极点,可偏偏又狠不下心拨开樊允熙的手,所以只好连床都得分出一小部分给他。

    所幸初二回门,搭上马车的樊允熙对樊府外的一切都充满好奇,不再那么黏人,不过——

    “爹爹、爹爹,那个是什么?”他兴高采烈地指着车帘外的铺子。

    坐在一旁的樊柏元冷冷朝声音来源瞪去,问:“我可以毒哑他吗?”

    “侯爷,允熙学话学得勤,自然是聒噪了些,你”樊柏元没好气地抽着眼皮,他瞧见了杨如瑄一脸紧张的模样。“虎毒不食子,随口说说的玩笑话,你也能当真?”

    “侯爷的表情很认真。”杨如瑄呐呐道,有些被他肃杀的目光吓到。

    樊柏元乏力地闭上眼,耳边听着樊允熙那聒噪又尖锐的喊声,就在他快要忍遏不住时,杨府已经到了。

    “瑄小姐。”杨府总管一早就在门前候着,一见到樊府的马车驶来,立刻向前迎接。

    “傅总管,近来可好?”杨如瑄笑吟吟地问候着。

    “好,如今见瑄小姐气色红润,老奴就更宽心了。”傅总管笑眯眼,见她回头牵着樊柏元下马车,而樊柏元手中还抱了个娃。他家小姐出阁不到一年,生不出这约莫两三岁的娃儿吧,可如果是平西侯的儿子,怎么好似不曾听闻过?

    见傅总管心里揣测却又不敢明目张胆地问,杨如瑄只觉得好笑。

    “傅总管,我爹娘呢?”她笑问。

    “老夫人、老爷和夫人全都在大厅等着小姐呢。对了,大小姐也回来了,把那两岁的小少爷也给带来了。”

    “真的?”杨如瑄喜出望外地拉着樊柏元直往里头走。

    怀南城距离翟阳城有千里远,所以先前的初二回门,如涵姐姐都没回来,想不到今年竟回来了。

    樊柏元配合着她,看她一脸雀跃且迫不及待的神情,俨然像个未出阁的丫头,哪里有半点在樊府里的主母姿态。

    一进大厅,里头早已是笑声连连,放眼望去,几乎杨府的成员都到齐了,一个都没缺。

    “奶奶、爹、娘,如涵姐姐,你回来了。”杨如瑄掩藏不住喜悦,松开丈夫的手,直朝杨如涵走去。

    杨如涵回头,笑柔了水灵大眼。“瑄丫头。”

    “姐,”杨如喧一把抱住她。“姐过得好吗?”

    “你觉得我过得不好吗?”杨如涵一扬眉,有几分穆氏的潇洒劲。

    杨如瑄打量着她,看来是丰腴了一些,但眉眼未变,性情未变,还是她记忆中刚柔并济的姐姐。

    “你呢,过得好吗?”杨如涵轻拍着她的颊,笑问的当头,目光已经很自然地挪移到站在门口的樊柏元身上。

    杨如瑄顺着她的视线望去,这才发现每个人的目光都定在侯爷身上不,认真的说,应该是定在那对父子身上。

    糟,她都忘了先和大伙介绍允熙了。

    轻拍了杨如涵两下,她走回樊柏元身旁,轻握住他的手后,掐了掐樊允熙粉嫩的颊,对着众人道:“奶奶、爹、娘,这是允熙,侯爷的嫡子,也是我的儿子。”

    嗯大伙的眼睛都瞪得很大呢,还好侯爷看不见。

    大伙在大厅里寒暄了一会,一票女眷离席,移到他处说些体己话,而樊柏元则留下来和杨家几个男人话家常。

    当然,男人间的话题不可能会绕在育儿经上,但是女眷们谈论的则是——

    “瑄丫头,你也未免太有度量,收了通房的儿子虽是天经地义,可问题是怎能让通房之子当嫡子?如此一来,你往后生的孩子不都得摆在他后头了?你到底知不知道樊柏元是平西侯,是世袭侯爷,他的嫡子就是侯爷世子?一个庶子怎能变成侯爷世子,况且你又不是不能生,犯得着做这决定吗?”

    一票女眷来到黄氏的院落,黄氏都还没发话,穆氏已经忍不住抓着杨如瑄的肩头摇着她,就盼能将她摇清醒。

    这举动教樊允熙双眼不住地盯在穆氏身上,像有不解,更像是只要穆氏再走近一步,他就会立刻扑上前去阻止。

    “娘”杨如瑄干笑着,以眼神安抚樊允熙。

    “落英,你冷静一点。”黄氏低声制止。“瑄丫头会这么做,必定有她的用意。”

    “是啊,娘,我倒觉得瑄丫头这么做没什么不好,还博得贤妇美名,未来她的公爹会更加疼惜她、弥补她,而且双眼不便的樊侯爷有了个嫡子在,也比较受到重视。”杨如涵一针见血地道出她的看法。

    “姐,我不是”

    “当然,我也猜得出你没把心思放得这么远,八成纯粹是可怜那孩子的处境。”杨如涵噙笑打断她未竟的话。“虽说平西侯无权无势,但总不至于有个儿子却无人知,这其中必定有原由的,对不。”

    杨如瑄苦笑了下,甘拜下风。

    在大厅时,对于允熙的身分,她也不过略略提过,没说得太深入,然而姐姐就是这般聪颖,一眼就看穿她到底在做什么。

    “允熙这孩子很惹人心疼,我只是想替他正名身分,否则在府里就连下人都会瞧不起他的。”她笑了笑,朝樊允熙招招手,他立刻扑进她怀里。“瞧,他和侯爷是不是很像?”

    “那倒是。”打量完樊允熙,杨如涵看向正窝在角落玩稀奇木制玩具的岁未央。

    “你瞧我那儿子,长得太像我,性子像他爹,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相较之下,你家的允熙稳多了,可以想见他长大后就和平西侯一个样。”

    “静点有什么不好?允熙有些野,教起来很费精神的。”

    “娘,我想玩那个。”樊允熙指着岁未央手上的玩具。

    “那个”杨如瑄偏着头看着姐姐。

    “未央,教弟弟怎么玩。”杨如涵喊了声,岁未央随即抬眼,轻点个头。杨如涵掐了掐樊允熙柔嫩的颊。“允熙,去跟哥哥玩,姨娘跟你娘还有话想聊呢。”

    “好!”“允熙,跑慢点。”杨如瑄轻喊着。

    杨如涵瞧她极有当娘的架式,忍不住佩服起她。

    “瑄丫头,你确实是相当有度量,是打从心底疼允熙,可既然你这么喜欢孩子,怎么都嫁了几个月了,肚子却一点消息都没有?”杨如涵仔细地上下打量她,突地眯起眼。“怪了,都嫁做人妇了,为何看起来还是姑娘模样?”

    杨如瑄心头一颤,羞赧地别过脸。“姐说这话,姐不害臊,我都害臊了。”姐是鬼吗?怎么可能连这种事都看得穿?

    “有什么好害臊的?既然已经出阁,自然得要生个孩子,儿子女儿都好,虽说儿子可以保住身分地位,但女儿较贴心,”杨如涵拉过她的手往自己腹上轻按“所以,我这胎肯定要拚个女儿。”

    “这么听来,恭王世子似乎待姐姐不错。”

    “他能不待我好吗?”杨如涵笑了笑。“你要知道,整个恭王府里里外外都由我打理着,他要是敢对我差,那是他自个儿活腻了。”

    杨如瑄闻言,不禁低低吃笑。“这么听来,姐姐可是已经把恭王世子给吃得死死的呢。”

    杨如涵笑了笑,秀眉一挑。“别想给我岔开话题,你跟他之间到底如何?”

    “哪有如何。”

    “如歆,把你的瑄姐姐抓住,我要亲自严刑逼供。”

    一直在旁看两人笑闹的杨如歆跳下长脚椅,一把将杨如瑄的手挽着。“我说瑄姐姐,你要不要趁早招了呢?”

    “你、你这是在干什么?”她好气又好笑地道。

    “如涵姐姐的话我可不敢不从,你还是认了吧。”杨如歆身子一转,转到她的身后架开她的双手。

    眼看着杨如涵伸展双手,纤白十指直朝自己的腰侧而去,她不禁尖喊着“奶奶、娘,快救我!”

    穆氏和黄氏对看了一眼,各自品茗叹气。“姐妹感情好,这是好事。”

    可怜杨如瑄惨遭两姐妹霸凌,笑到岔气又满面泪水,偏偏樊允熙又“玩物丧志”弃娘于不顾,教她哭笑不得。

    那嬉笑声从后院顺着风飞扬着,萦绕在充满喜气的院落中。

    通往后院的拱廊上,樊柏元望向后院的方向,低声道:“看来她和家中的姐妹都相处得极佳。”听着她的笑声,望着她为逃出魔爪在长廊上奔跑的身影,他不自觉地勾弯了唇角。

    “好,好得没话讲,有时就连亲生的都不见得有那么好。”身旁的杨致尧,娃娃脸上没了商场上的尔虞我诈,纯粹地享受这一刻的家族团聚。

    “我还不曾见她笑得这么开心。”他眸色淡然,却是怎么也转不开眼,贪恋她回眸时脸上流转的鲜明神情。

    “那么侯爷就得要好生检讨了。”

    樊柏元斜睨着倚在廊柱上的他。“倒是你,才应该好生检讨吧。”

    杨致尧挠了挠鼻子,真是无法反驳。“唉,女人心真是海底针,谁知道一旦攀附权贵之后,变心就跟翻书一样快了。”

    “那是正常的,她是孔二爷的宠妾,而你却要扳倒孔二爷,在这种情况之下,她有可能帮你毁了自个儿的靠山?”

    “我也不过是依令行事呀,侯爷。”到底是谁要他去办这件事的?

    “就是知道你肯定会依令行事,却又不肯对女人下重手,所以这个结局反倒是好。”他淡噙笑意道。

    杨致尧有些摸不着头绪。若论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只要一丁点征兆他就能摸透个几分,可要论朝政间的斗争,他没法子像樊柏元那般透彻。

    “侯爷的意思是?”

    “我就是要孔二爷有所防备。”

    杨致尧好歹也是在商场里游走的,只要樊柏元提了个头,他大概也猜得出几分。

    “侯爷真是太不够意思了,不把话说白,该不会是不信任我吧?”

    安插在孔二爷身旁的小妾,肯定会将他企图设计孔家的消息告诉孔二爷,如此一来才能有所防备,稳住她的靠山。而侯爷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