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飞雪小说网 www.feixuexsw.com,誓不为妾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爹爹、爹爹,那是什么?”

    “问你娘亲。”

    “娘、娘,那是什么?”樊允熙在樊柏元怀中俨然像只猴子,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不住地注视四周。

    “我不知道耶,问你爹爹”

    樊允熙瞪着和自己一样,眼神东张西望的娘,仿佛对这条大街一点都不熟,不由蹭到樊柏元的肩上,抱着他的头问:“爹爹,娘和我一样没上过大街吗?”

    “问你娘亲。”樊柏元沉着脸,直视前方。

    “娘不理我”他也想问啊。

    樊柏元没辙地皱紧眉。随口说杨致尧替她找到铺子,不过是个说词,谁知道她一天到晚要他带她上街看铺子,好不容易拖过一月,花灯尽卸,人潮渐退,可该死的是,人潮减少却依旧蜂拥。

    偏偏他是个睁眼瞎子,无法指引妻儿该往哪走,况且在大街上也不能太过放肆,教人发觉他双眼能视。

    而他的娘子一上街之后,虽还牵着他的手,心神却不知道飞到哪去,他喊了两声都没回应,见她兴味盎然地看着街上的铺子,每摊每铺她都会停下脚步,但皆未曾提要到里头晃晃。

    “侯爷,要不这样吧,咱们先到前头的酒楼歇脚,我去替小少爷买糖葫芦。”后头的默言干脆向前一步进言。

    “也好。”他当然也知道方才允熙盯着看的是糖葫芦和波浪鼓,都是一些小孩儿的玩意儿。

    “少夫人、少夫人,默言说要到前头的酒楼歇脚。”杏儿在后头低声提点着。

    “喔喔。”喔了第二个字,就代表杨如瑄回神了,有些赧然地握紧樊柏元的手。“侯爷,抱歉,我、我太久没上街了。”

    “是吗?”

    “嗯,我记得以往到街上时,都是我亲爹娘带我去杨府作客,适巧经过的,有一回我吵着要休息,所以我爹找了一家小铺子,店铺不大,里头大概只摆了几张桌椅,客人也不多,可我记得那味道真是好,而那一次是我和我爹娘,最后一次在外头用膳呢。”说到最后,笑意有些苦涩,为免自己把气氛弄僵,她又忙道:“后来被爹娘收养后,只和奶奶上佛寺时经过大街,从没有真正逛过,一时觉得还挺新鲜的。”

    “下回人少点时,我再陪你来。”

    “真的?”

    “到时候你开了铺子,咱们就可以常到外头走动,有何不可?”

    “我以为侯爷双眼不便,不爱离府呢。”

    “那得要看是跟谁出门。”

    直接而无修饰的话语,听在杨如瑄耳里,就像是在跟她说,因为是她,所以他愿意?!而樊柏元也察觉自己话说得太快,是没想要收回,只是有点受不住身后那些憋笑声,那笑声教他快要恼羞成怒。

    “侯爷,到了。”默言用力地压下笑意,一脸正经比着左手边的方向。

    “侯爷,往这儿。”杨如瑄牵着他踏进酒楼。

    他侧过身,不着痕迹地瞪了默言一眼,默言立刻二话不说地溜了不是溜,而是戴罪立功,帮小少爷去买些新奇的玩意儿。

    进了酒楼,店小二立刻热络地招呼着,见两人衣着鲜丽,后头有丫鬟随侍,便知是富贵人家,立刻领到临窗的位子,这儿以珠帘与外头相隔,保有些许隐密。

    不一会,默言买回了糖葫芦和几样童玩,樊允熙眼巴巴望着却不敢动手。

    “侯爷,这个糖葫芦是你要买给允熙的?”杨如瑄接过糖葫芦,将几样童玩摆在一旁,决定回府时再给孩子。

    “就他那么一个娃,不然呢?”

    杨如瑄面色微赧地垂眼。“可我也没吃过。”

    樊柏元轻咳了声道:“那就当有两个娃吧。”

    “不如就当三个娃。”她将糖葫芦凑到他嘴边。“我赌侯爷肯定也没吃过。”

    樊柏元有些为难。这糖葫芦他确实没尝过,幼时没人拿这哄他,长大后要他再尝这滋味总觉得有些羞耻,然而她却凑在他嘴边他有些勉为其难地张口,尝到了满口酸甜,一如吻她的滋味。

    “允熙。”她喂了樊允熙一颗,自个儿咬下最后一颗。“嗯,挺甜的呢,侯爷,待会儿咱们回府时再买两串。”

    “都好。”他有些羞恼地望向掩嘴偷笑的默言。

    笑得好,回头再练几回剑,绝对要他笑不出来!

    一会,店小二将大厨的几道招牌菜全都端上桌,杨如瑄忙着替他布菜,又得要喂樊允熙。

    “娘,这个好吃。”樊允熙筷子已经拿得很好,夹着一块炙膀肉不住地夸着。

    “慢慢吃喔。”杨如瑄扬笑,夹菜喂着樊柏元,让他每道菜都尝尝。

    樊允熙见状,想了下,也将筷子上的炙膀肉喂到樊柏元口中。“爹爹吃。”

    樊柏元微愕,杨如瑄则是笑眯了眼。“咱们家的允熙长大了呢。”

    “我喂爹爹吃,娘赶紧吃。”樊允熙手短腿短,干脆站在椅上,夹着菜小心翼翼地喂着樊柏元。

    樊柏元每尝一口,就像是被喂了一口甜,可是甜意却在入喉之后化为酸,冲上鼻间。

    “爹爹,好吃吗?”

    “好吃。”他哑声道。

    这孩子,像他。而他,绝不会像他爹。

    杨如瑄看着两人互动,笑眯了眼,开心他们可以像寻常父子一样,心无半点芥蒂。

    就在三人用膳的当头,隔壁桌也来了几个客人,才入座点好菜,便指着对面高谈阔论——

    “要是哪天我也能上绝品楼一趟,我这一辈子就无憾了。”

    杨如瑄闻言,不由望向窗外,隔着热闹大街,对面的楼宇约莫有五层楼高,如塔楼般,二楼以上门户皆开,可见有人在露台上,或者是倚着突出的窗台用膳,看得出来上门的客人个个衣着精美,头戴小壁,不像是一般贩夫走卒。

    “得了,那儿一顿饭,随随便便都要花上几十两,只有富贾高官才进得了。”

    杨如瑄颇为认同地点着头,只是有些疑惑,那儿跑堂的怎么好像全都是姑娘家?这点倒是挺特别的。

    “不不不,与其说富贾高官,倒不如说是六皇子一派的人才进得了。”

    “那倒是,听人说在里头出入的,全都是和六皇子关系良好的商旅或官员,也有人说,那绝品楼分明是六皇子或其亲信所开设的,打从开张以来天天高朋满座,简直是羡煞这附近的商家。”

    “照这天天门庭若市,座无虚席的盛况看来,六皇子的人脉极广,再加上朝中一片拥护声,看来六皇子极可能是未来的皇帝。”

    “管谁做皇帝,只要给咱们太平盛世便好。”

    “娘、娘,我夹不到那道菜。”

    樊允熙的唤声教她回神,赶忙替他夹菜。

    “有没有尝到哪个味道特别好的?”樊柏元当没发现她的异状,淡声问着。

    “差不多侯爷可有特别喜欢哪道?”要是喜欢,她想她应该有法子如法炮制。

    “我比较喜欢蒸秋鱼。”

    杨如瑄愣了下。“我没点蒸秋鱼呀。”

    “你前阵子做的那道。”

    杨如瑄羞涩地垂下眼。近来,侯爷的话语中总透露着教她羞赧的赞美,令她羞怯得不知道如何应对。

    “致尧替你找的铺子,就在下个十字街口边上,你可想好要做什么生意?”

    “还没想好呢,本是想要先看铺子再做打算,反正娘已经把当初皇上赏给你的赏金还来,咱们的资金相当充裕,也许找个时间,找尧哥哥问问有没有什么好买卖可做。”

    “都好。”

    “侯爷不怕我散尽你的家财?”。

    “到时候我再找致尧赔我。”

    杨如瑄不禁轻逸出笑声。“尧哥哥往后见到我,肯定跑得跟飞的一样。”

    满桌笑声洋溢,茶足饭饱后,店小二哈腰地将他们送到门口,脸色却突地一变,摆出晚脸面孔,怒斥着“不是跟你说了,不准赖在这儿?”

    那声音不大,但和刚刚的热络大相迳庭,教杨如瑄不由回头,就见一位头发花白的大娘窝在门口,地上摆着几样看似才刚采收的菜。

    “小二哥,你行行好,再一会儿就好,我马上就走。”大娘低声央求。

    “不成不成,你给我走,现在就给我走!”店小二毫不客气地赶人,甚至踢开她面前的菜。

    “住手!”杨如瑄见状,一个箭步挡在店小二面前。“犯不着这般赶人吧,你没瞧见这位大娘的年岁都足以当你的娘亲了?”

    “夫人,这是咱们的店门口,她在这儿摆摊总是会妨碍上门的客官,所以小的才——”

    “侯爷,我要顶下这家酒楼!”杨如瑄沉声道。

    “嗄?”店小二错愕地看着她。

    “尧哥哥替我张罗的铺子不要了,要他帮我把这铺子买下,我要亲自掌厨。”杨如瑄说着,蹲下身替大娘将被踢散的菜都收妥,再对着大娘道:“大娘,往后你有多少菜全都交给我,我买了。”

    樊柏元见状,睨了对面的绝品楼一眼,再看向她誓在必得的笑脸,不禁摇头笑叹。

    “那就这么着吧。”

    他的娘子向来没什么脾气,一旦发起脾气,连他都得闪边站。

    就在春暖花开之际,杨如瑄的酒楼开张了,取名为万象楼,和对面的绝品楼打对台。虽说楼层只有三层,但是一楼食堂,二三楼皆有厢房,让上门客人有各种选择,价位更是实惠得教人大呼不可思议。

    而负责在万象楼里跑堂的,就是柯氏赏赐的那三名冥顽不灵的美婢,刚巧替她解决了挑选人手的麻烦。

    开张头三天,半价优惠,人潮几乎踏平门槛。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