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

飞雪小说网 www.feixuexsw.com,风流老顽童无错无删减全文免费阅读!

    周暮渝听见来人认识自己的父亲,心下涌起了一线希望,眼睛盯盯地向着那铃声叮咚的方向看过去。

    那铃声愈来愈近,募然之间,众人眼前一亮。只见前面街角上拐出一个骑着花驴身穿淡黄衣杉的美貌女子来。

    行到近前,那女子轻轻一纵,从花驴上下来.但见她二十八九岁的年纪,脸上颇有风尘之色,显是久在江湖上行走,但聪慧之极的眼睛于颐盼之间仍然显现出她是一个不拘于世俗礼仪之人。她的容貌虽说不上美艳,但自有一股脱俗的韵味,虽近而立之年,脸上仍是韶华莹然,一种忧郁而饱经风霜的成熟之美在她的脸上那么清晰地显露出来,让人一见便对她生出一股敬意。

    她向场中诸人扫了一眼,看到向智开及两个青衣人时,眉头略微皱了一皱。最后将目光停留在周暮渝的脸上,见她也是身穿黄色衣衫,不由得对她生出一分好感,不理别人,先自向她走来,口中问道:“小妹妹,刚才是你在叫老顽童的么?”

    她一向前走动,周暮渝方始看清,原来她腰间悬了一柄长剑.那的是地地道道的长剑,足足有四尺长,比之一般的宝剑,长了足有一尺有余,心下不禁大奇。周暮渝向她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黄衫女子道:“我叫郭襄,你叫什么名字?那老顽童在哪里?周暮渝道:“我叫周募渝,老顽童是我爸爸。”当此危难之际,她也顾不了许多,竞自说了出来。

    郭襄奇道:“他是你爸爸?你说的是哪个老顽童,是那个老顽童周伯通么?”

    周暮渝脸红了,道:“是的。”然后竞自低下了头。

    郭襄乐了,叫道:“那么我叫你小妹妹也还真个叫得对了,他和我爹爹是金兰兄弟,我比你大,不正是你姐姐么?”

    周暮渝扫了向留开和那两个青衣人一眼,向郭襄道:“郭姐姐,这几个坏人要抓我。

    他们趁我爸爸不在的时候欺负我。”言语之中已渐渐露出了哭音。

    郭襄看了向智开一眼,又向两个青衣人扫了一眼,轻轻地哼了一声道:“我就知道有青衣帮的人在场定然不会有好事,小妹妹,你别伯,有姐姐在这里,看看谁还敢来欺负你!”

    向智开似乎并不曾听过郭襄的名头,他一直盯着看她,此时听她说出这句话来,也是轻轻地冷笑了一声,向那两个青衣人道:“把她带走,看看谁还敢拦,地上的半截手臂好象还热着呢!”

    郭襄听他这么一说,禁不住向地上扫了一眼,一看之下险些一口吐了出来、强自忍住了,脸上已然变色,厉声道:“青衣帮在江湖上胡作非为,想不到竟然敢到少室山下来作这等勾当,这条手臂是你斩下的么?”

    向智开被郭襄拿眼睛一盯,禁不住心里发毛,但仍是强自打起精神,看也不看她道:

    “是又怎样?这少室山便是皇帝行宫么?”

    郭襄道:“不怎么样,你们就三个人么?那么你们两个人亮兵刃罢。”言语冷淡而平静,好似在跟自己家的仆人说,你去扫扫院子吧。

    向智开摆了下头,那两个青衣人手一抖,各自从腰间抽出了一顿宝剑。

    周暮渝不禁大奇,刚才明明看见这两个青衣人身上并没有带兵刃,忽地此际都从腰间一抽就抽出了一柄宝剑出来呢?郭襄眯起眼来看了看两个青衣人手中的宝剑,道:“柔龙双剑么?那也没什么了不起。”说罢将自己腰中悬的长剑抽了出来,众人但觉眼前一寒,看那柄剑时,见那剑好似并不如何锋利,也不如何耀眼了。

    猛然听得二楼窗口有人惊呼出声“倚天剑!”

    郭襄一惊,抬头看去,见不空客店的二楼窗口上挤了许多的人在向下观望,是谁喊出了宝剑的名字却无从辨认了。

    虽然有人喊出了宝剑的名字,但显然知道倚天宝剑的人并不多,那一声喊虽是惊疑万分,但并没有人因为那一声喊而更加看重这并不十分起眼的比普通的宝剑长出尺许的利刃。

    郭襄没见到喊出宝剑之人.虽心下犯疑,但仍是平静地向那两个青衣人道:“你们三个一齐来么?进招罢!她的话音刚落,那两个青衣入双剑已然挟着隐隐的风雪之声从左右两侧同时袭到,所有旁观的人尽皆稀嘘出声。

    在两名青衣人双剑突袭的的同时,向智开弯刀一挺、也从正面攻了上去,郭襄更不答话,突然间众人但觉眼前一花,黄影一闪,郭襄已然纵了起来,脱出了三人的围攻。

    两个青衣人双剑齐舞,封住了郭襄下降的必经之路。看他二人舞剑的姿式,郭襄若是从空中降下来,不是双腿被寸寸斩断,便是非得被拦腰斩为两截不可。

    向智开一见,以为大功告成,竟自收了弯刀,作起袖乎旁观客来。

    不料郭襄纵起之后已然想到了三人必然会将降下来的路封快。纵起到最高点时,猛然间腰枝一摆,身子陡然一转,由原来的头上脚下、变为头下脚上,姿式曼妙已极,在两个青衣人尚自惊悸之间,募然觉得一片森森剑光铺天盖地罩了下来,急忙把手中的宝剑向上迎了上去。

    猛然同听得哗——的一声响,接着是两声惨厉已极的嚎叫之声,众人看时,只见地上是片片宝剑的碎片和新增加的两条断臂。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没了声息。

    郭襄稳稳地站在地上,看也不看那两个被吓得脸色惨白,已然投了右臂的青衣人,只把眼睛盯在向智开的脸上。

    过了良久,楼上又传来一声喝采:“好一招落英滨纷,好—招以剑代掌!”

    郭襄不由自主地抬头一望,仍是一无所获。

    那两个青衣人好似终于回过神来,轻轻地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双双奔去,地上洒下一路血迹。

    郭襄见他们奔去,理也不理,仍是那般平静地看着向智开,默默地把倚天剑还人剑鞘之中,向智开实在只是切为一念轻敌才省下了一条胳膊,此际他已是面若死灰,默默地盯看着郭褒,又看了看周暮渝,忽然说了一声“你还不出来么?”

    郭襄和周暮渝都是一楞,郭襄随即明白过来,抬头向窗曰上看去、但二楼窗口仍是那么挤满了人头,并没有—个人从上面跳下来,或者是以另外一种方式来响应向智开的号召。

    郭襄正自奇怪,忽然听得又是传来一阵叮咚叮咚的铜铃声。

    周暮渝惊骇地睁大了眼睛,看了看郭襄,又看了看向智开,不明白何以每次来人都是先传来铃铛声,更不明白这位即将到来的人物是什么来头。

    果然那铃铛声越来越近。忽然之间,从街角处拐出一匹高大异常的骆驼,头一点一点地向这面走过来,骆驼上面骑着一位高大异常的老者,身穿灰抱,冷冷地骑在骆驼上,随着骆驼的脚步晃动着身子。

    周暮渝一见那老者,立时便认了出来,急忙伸手扯住郭襄的衣袖道:“姐姐,咱们快走,那致虚子来啦!”

    周暮渝虽然害怕得要命,郭襄却并不以为意,只是冷冷地哼了声鼻子。

    向智开得意地向周暮渝讥诮地一笑道:“怎么样.害怕了么?”接着嘴角向下一撇。

    没料到只是这嘴角向下—撇的一个瞬间,只听见哧的一响、接着传来“蹦”的一声脆响。

    向智开但觉满脸麻木,张口一吐,两枚牙齿和着血水被吐到了地上。他抬头气急败坏地看向两个黄杉女子。

    郭襄道:“怎么样,牙齿的味道好呢,还是石子的味道好?”

    周暮渝虽然大敌当前,但看到向智开的那一副狼钡之极的样子,止不住格格地笑下出来。

    向智开的脸色愈来愈是紫涨,可能是周暮渝的笑声使他想起了那召他在树林中所受的耻辱,葛然之间,他吼了一声,挥起弯刀向周暮渝和身朴了过去。

    周暮渝笑声顿止,急掏短铜棒招架,却哪里来得及。匆忙间正欲向后跃开相避.只见郭襄将那柄倚天宝剑连剑鞘的递了出来.迎向向智开的弯刀。但听得哧的一声轻响,那柄弯刀已然被带鞘的倚天剑削为两段、向智开收势不住,仍是向前扑出。

    猛然之间觉得腰上被一硬物托住,尚自没有弄清那究是何物,人已被挟得飞了出去。

    郭襄这一下出剑,断刀,接着顺势将那倚天剑一横,平着将向智开挑出去,一气呵成,快捷之极,顿时周围一阵彩声。

    向智开身子悬在半空,耳边但听得风声响动,心也跟着悬了起来,没有了着落。立时后悔莫及,觉得自己这一跃下去算是完了。猛觉得腰上一紧,立时定住了,睁眼看时,见原来自己正在致虚子的怀中。

    致虚子轻轻纵下地来,将向智开亦是轻轻放在地上。

    致虚子凝视郭襄半晌,问道:“黄药师是你什么人?”郭襄微笑道:“你说老东邪呀?

    他名叫老东邪,我叫小东邪,老东邪是小东邪的外公。小东邪是老东邪的外孙。”

    致虚子见郭襄言语之中活泼且亲切,并无半分敌意,对她不禁生出了一分好感,道:

    “如此说来,我亦该称你作外孙啦。我比你大了有两辈呢!”

    郭襄道:“你见过我外公么?他现在可好么?”言语之中流露出不尽的亲切之感来。她不知道黄药师已在祖师庙作古,更不知黄药师为了找她几乎踏通了中原大地。她心中只想着这世界上只有黄药师一个亲人了。

    致虚子听到郭襄如此问,神情甚为尴尬,忙将话题岔开道:“小东邪姑娘,这个小姑娘已答应了嫁给这位向公子,他们两人的事我们都不要管了吧。”

    郭襄已然从他的神态之中看出他并非真正地与黄药师亲善,又听到他如此说,更知道他与老顽童周伯通也绝非是朋友,心下对他的那份敬重之心便去了大半。但她生来爱与者人结交,心地也极为善良,若不是迫不得已,决不与人动手。自父母一同在襄阳之中殉难,她的性情之中才溶进了些许的报复杀戮之心、否则适才绝不会一上来便动手将那两个青衣人的手臂斩去的。倘若换作了思忘,那就绝不是仅仅斩去他们手臂就算完的。

    郭襄在心中计较已毕,于是言道:“这小姑娘是我妹妹,她的爸爸和我的爹爹是金兰兄弟,她的事便是我的事,我不能袖手不理。”

    致虚子悔了一楞,他没有想到这两个黄衫女子竟然能够攀上了姐妹。但事情到了这一步,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往下闯,道:“我和你外公动手还可以,和你却是无论如何也动不了手,毕竟比你大了两辈,我看你还是别管这事了吧。”

    郭襄笑了起来,道:“你既知我叫小东邪,就不应这么说了.我可不管你比我是不是大了两辈,这事你若插手,我非得同你动手不可。”

    致虚子道:“你外公比我尚逊了一筹,你定然不是我的对手,我看你就别管了吧。”

    郭襄道:“我外公?我外公打不过你、我便不见得打不过你,这事我劝你还要三思而行。”

    两个人在这里劝来劝去的,终是不肯动手,那边可急坏了向智开。他欲要上前动手,心下忌惮郭襄的那柄宝剑,就这么罢了,心中又是不忍,于是对致虚子说道:“你答应了的事情,难道就这么用嘴皮子给磨出来么?”言语对那致虚子甚是无礼。

    郭襄禁不住心下一悟,看那致虚子时,见他的脸色已然变得铁青,冷声对郭襄说了句:

    “如此,那就别怪我致虚子以大欺小了!”说着竟是一掌便向郭襄拍来。

    郭襄没料到这致虚子会先行动手发招,匆忙间宝剑都拔不出来,急忙向后跃开。致虚于已然纵身而上,伸手向周暮渝抓到。

    周暮渝早料到致虚子向郭襄拍出一掌之后必然会有此一抓,早已跃身而起、又逃到了郭襄的身后。

    郭襄跃开了两步,仍是感到致虚子的掌风阴寒刺骨,禁不住对他的戒惧之心更重了几分。不待他第二掌击来,已然从腰问将倚天宝剑又抽了出来。

    这柄神兵利器在不空客店前两次出鞘。其后在江湖上曾被添枝加叶的盛传,但眼下郭襄拙出宝剑,实在是迫不得已。

    致虚子见那宝剑甚长.心下暗惊,但并不以为意,仍是挥中拍过来。与周伯通及黄药师相斗之际.掌中及体.内力不吐,那的是高手之间的相斗。微妙之处稍有疏忽,往往胜败立判。此际由于郭襄手中握着一柄极长的宝剑,兼之轻功甚佳,若不在掌出之时吐出内力,他便大大地吃亏了。因此掌没到,内力巳然涌了出去。

    郭襄见致虚子的内力阴冷浑厚.自也不敢大意,知道若被他的内力伤到,那定然非同小可,是以将长剑舞成了一片剑光,拦在致虚于的身前,左中运起九阳神功,伺机也向致虚子发掌反击。

    致虚子见郭襄的长剑隐隐含有风雷之声,不禁心下对郭襄其是敬佩,想她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居然能练出这般的内力,确属不易了,掌上不由得又加了两层力道、向郭襄直压过去。

    郭襄蓦觉剑下压力大增,知道那致虚子真个在与自己动手了。不敢大意,也在剑上又注入两层力道。但听得风雷之声隐隐而起,轰轰不绝,仍是舞成一片剑光,将致虚子攻来的掌力招式尽皆挡住了。

    致虚子见郭襄的一柄长剑竞具有如斯威力,知道若不将她长剑破去、定然胜她不得。

    便仔细留心她的剑招路数。见她的剑招路数与黄药师的竟是一模一样,好似就叫什么玉萧剑法的。

    只不过黄药师用萧,而郭襄当真的是使用宝剑而已。

    致虚子看明了郭襄的剑招路数,心中已然成竹在胸。又斗了几招,蓦然之间致虚于向左发出一掌,那郭襄果然特长剑一荡,从右至左然后向上一翻,不但把他的掌力拦住了,更预防了他的不尽后招。致虚子心中一喜,他要的就是郭襄使出这一招。

    又斗几招,致虚子又是向左发出一掌,知道郭襄定然还得使出那一招来,一声清啸,左手伸指向郭襄的宝剑上弹了出去。

    郭襄的宝剑正自向上一翻之际,本来拿在手中是最不牢固的时候,被他一指弹中剑背,摹觉一股阴冷之极的内力从宝剑上传了过来,禁不住机伶伶地打了个寒战,宝剑险险地脱手飞出,接下来的一招稍一迟缓,胸前便露了一大块破绽出来,危急之中急忙将左掌拍了出去。

    致虚子本以为自己那一弹之力非得将宝剑震断不可,即便宝剑不断,那也必被他的一弹之力震飞。哪想到那柄宝剑是玄铁所铸,不但没有被他的一弹之力震断,而且由于剑身极重,将他的一弹之力已然吸去了大半,所以也并没有如他预想的那样飞上天去。

    这且不说,由于他的判断失误,那一弹之力造成的取胜之机也没有被他抓住,待得他发现郭襄宝剑略一迟缓,胸前已露出破绽之时,郭襄的一掌已然拍了出来。

    致虚子当真是懊悔不迭。见郭襄的手掌拍到,急忙出掌相抵,不觉心下大奇。暗想:

    “怎么她的手掌一点内力也没有,澳,是了,她见自己胸前露出了破绽,害伯我向她攻击,是以一掌拍了出来,破绽是补上了。但由于匆忙之间出掌,是以来不及将内力动出,这又是我的一次失误了。早知她这一掌这般的平淡,没有力道,我何不仍是向她胸前露出的破绽攻过去,此际只怕是已经胜了。”

    他的这番计较只是一瞬之间的事。正自懊悔没有抓住这两次极为有力的战机,猛然之间在郭襄那平淡而又没有力道的手掌中涌出一股极强的内力,这股内力浑厚之汲,刚猛之极,又是那般的绵密悠长,如排山倒海一般的候忽撞到。

    致虚子在第四次判断失误的情形之下,总算仗着江湖阅历丰富,内力深厚无比,方始逃得了一劫。当下他不及细想,忙运力封住全身穴道。将运于掌上的四五成内力一股脑全都向处送了出去。但听得轰的一声大响,致虚子被震得退了有四五步,郭襄却神态自若地站在那里。所有围观的人都怔住了,接着是轰天价地喝了一声彩。显然这些围观的人都是武林中人,而绝非寻常百姓。

    向智开脸色白一阵红一阵,好似是他本人吃了个大亏而不是致虚子吃了亏似的,他偷眼一瞥周暮渝,见她又是得意又是吃惊的样子,显然适才郭襄与致虚子对掌,结果如此她也没有料到。

    其实适才对得一掌,胜负如何,只有致虚子和郭襄最清楚。

    郭襄自那次与张君宝被觉远和尚用大铁桶从少林寺中担出来,跑进了一座深山,当夜听觉远夜涌九阳真经,虽然没有全部记住,但她生性聪慧,于那经文却也记住了大半。十几年来深加领会研磨,悟得了不少武学中的真谛妙意。适才的那一掌,内力在手掌及体时停住不发.待对方抗力稍减再排山倒海般的涌出,此番运气法门,便是她据所悟的九阳真经而创。

    此后她开创峨媚一派,这一掌之威、曾为峨嵋一派在江湖立足立下汗马之功。

    致虚子虽然迟了行四五步,心下却在暗自庆幸,若不是内功修练已近百年,此刻哪里还有命在。一阵风吹过,背上凉意陡然,原来他适才已然惊得出了一身冷汗。当下咬紧牙关,展开平生得意绝学玄冥七绝掌攻了上去。

    郭襄塞翁失马,为补破绽而打了致虚子—掌,弄了他个手忙脚乱,心下虽然得意,却也颇为担忧。那一掌她其实已尽了全力,没有将致虚子打死不说,便是伤好似也没有将他伤着。见他又谨慎而绵密地攻上来,只得又将那柄倚天剑使了开来,但是斗了二十余招,止不住心中暗暗叫苦。

    原来致虚子适才吃了点亏之后,再也不敢大意,只将掌力凌空不绝地向郭襄发过去,却再也不肯近前夺她宝剑或是趁隙进击。这番打法,虽然最耗内力,却也是他与郭襄相斗在此局势之下取胜的最简单直接的办法。

    果然愈斗下去,郭襄愈是感到冷风袭体。那柄倚天剑被致虚子用玄冥掌力不住地相击,最后竞如冰块一般的冰凉刺骨,右手好似被冻到了宝剑上一般,由掌及腕,渐渐地整条右臂都觉得有些麻木。宝剑也使得不甚灵便了。看那致虚子时,他的内力好似有增无减,两只手掌好似结了一层玄冰。洁白透明。发出淡淡白气,闪着奶雾似的晕光,仍在不绝地吐出玄冥内力。

    致虚子已然看出郭襄毕竟不足二十年的功力,愈来愈抵挡不住自己的掌力。当下掌上不住地加力,却愈发地小心谨慎,唯恐这个聪明诡诈的女子再使出什么奸计,让自己这一个时辰的内力消耗都付于流水。

    郭襄愈斗愈惊,正自徘惶无计,猛听得致虚子所乘的骆驼熬地叫了一声,发足便向致虚子冲了过去,致虚子一惮之间,那骆驼已然冲到近前.向他当脚撞去。郭襄—见也立即挥掌向他击过去。

    那致虚子甚是了得.看也不看那郭襄拍来的—掌。左手随便地向后—挥,右掌向那骆驼当头拍落。但听得啪的一响,那骆驼己然毙命、慢慢地向下倒了.这时他左手和郭襄那拍来的一掌才同时将内力吐出来,又是轰的一响。致虚子没动、郭襄却向后退了一步。

    致虚子刚刚有些得意,那向下倒着的骆驼下面突然窜出一人,募地双掌齐出,向致虚子击到。

    致虚子大吃一惊,急运双掌相抗。仍是被那来人的掌力震得向后退了两步、胸间气血翻涌。看那人时,见他亦是身穿道袍、二十八九岁的年纪,浓眉大眼,气藏内含、显然有极深的内功修为。

    致虚子道:“你是什么人,也来趁这热闹?”

    那人施了一礼道:“在下张三丰。”说完了转向郭襄道:“郭姑娘,你别来可好,还识得张君宝么?”

    郭襄仔细看那年轻的道士,可不就是十几年前的张君宝么,禁不住心中一阵欢喜,叫道:“当真是你,恭喜你十几年来练得这么俊的好功夫!”

    张三丰道:“哪里呢,比起郭姑娘来,只怕差得太远,郭姑娘家学渊博,不但掌法精奇、兼且聪敏过人.把掌法融于剑法之中,让人大饱眼福。我却从来不会什么掌法剑法的。

    只是自己琢磨着,想出来一些粗陋的招式而已。”

    郭襄奇道:“原来这些年来没有你的音讯,你是躲到深山古洞之中研磨武功来着,怪不得一出手就将这个老道土打得惊慌失措.看来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终须换旧人呢!”

    致虚子见他二人旁若无人地话旧闲扯,浑没将自己放在眼里不说,这个小姑娘更是拿话来挤兑自己.禁不住心下已然动了气。看那骆驼时、好端端.却被自己一掌打死了.对这个张三丰更增了三分厌恶之心,于是冷冷地说道:“你们两个小辈要一同上么?”

    郭襄尚未答话,张三丰道:“她已然单独和你打了半天,我们两个虽是小辈,联手也不能算是欺负你,但你须得有些本事迫得我们非要联手才行。我也单独接下你的什么玄冥七绝掌就是了,惊动手罢。”这一句话真是攻守兼备,不但把郭襄小辈与他致虚子长辈单打独斗了半天赞扬了一番,更为自己留了条后路,万一自己与致虚子单独斗力不能胜之时,两个小辈就要联手来打他,那也可不能算是欺负他,‘郭襄听了这话芜尔一笑,适才的凶险紧张一扫而光,心下顿感畅快了许多。

    致虚子如何听不出张三丰的话中之意,但当此之际,他打得打,不打也得打,终不能见这个年轻道士来了.被他几句话一吓就逃之天天。面前不少的江湖人物在睁眼看着不说,向智开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却也须得交待过去了才行。

    想到此处.致虚子鼻子轻哼一声,也不打话,挥掌就向张二丰拍过去。

    张三丰见他手掌已然出得实了,两手一圈,便将他的一掌之力卸在一边,双掌一推、也是向致虚于反击过来。

    致虚子见他双掌当胸攻到,存心试他掌力,并不将攻出去的手掌收回来,就势一提一按.两掌一立和张三丰的手掌对在了一起。

    但听得啪的一响。接着传来—声怪异的声响。

    两人都是一悟,随即各自跃开了一步.看那致虚子时、脸上神色变了儿变,似...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新超快的免费小说APP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添加到主屏幕

请点击,然后点击“添加到主屏幕”